画“说”杨家城——杨家将主题油画展之三

2024-04-02      来源:中国网

《杨重训抗击北汉》

北宋建立初期,生逢乱世,杨重训与其兄杨重贵(杨业)互为敌国北宋和北汉领兵作战,北汉军多次袭击麟州,都被杨重训所击退。虽然各为其主,但兄弟二人并未刀兵相见。

《麟州街景风貌》

唐末的麟州仍属番汉杂居当地汉族人并不多,杨弘信进入州城后先进的汉文化才在边地民族中广泛地传播开来。通过茶马互市,手工业的皮毛加工技术,小炉匠的五金工艺在农牧产品的交易之间得到互补,街市逐渐繁荣。

《开凿古井》

历史记载,麟州城内军民约二万,人畜用水皆取之于城外东北方向的草地沟。咸平年间,西夏主李继迁率二万铁骑围攻麟州,城内缺水严重。此后,守城将领率众在城西北临窟野河之危崖处凿井两口,但未通河底。庆历元年,西夏人李元昊率众数万,围城日久,切断水源,以致黄金一两,易水一杯。无水难以聚兵,无兵难以固城。守城将领率众在原有的两口井上继续下凿,夜以继日,直通河底,城内用水无虞。道光《神木县志》载,此二井直径九尺,石中开凿,深入四十五丈,直通窟野河底。旁边有鱼池。工程艰巨,创古代凿石汲水之奇迹。

《折赛花镇守黄羊城》

黄羊城是与麟州城互为犄角的衡阳堡,民间称为黄羊城或皇娘城。相传杨重贵(杨业)和折赛花成婚后,折赛花就在此处驻守。

《杨畋南征叛乱》

庆历三年十月,湖南爆发叛乱,杨畋就任荆湖南路提刑,负责镇压这次瑶人的叛乱。战争艰苦,杨畋身受重伤,且朝廷对于杨畋这次剿匪褒贬不一。在各自为政、互不统属的体制下,他自行招募兵勇,重整师旅,发誓要立功补过。其中他招到最得力的部属,是和他一样文武兼资、颇具将才且屡立战功的陶粥。此次战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宋朝廷也不断调整用兵政策,造反军最终投降诏安。

《欧阳修为杨琪作墓志铭》

杨琪,字宝臣,其子杨畋,其父杨光扆,祖父杨重训。皇祐三年,杨畋将亡父及亡母慕容氏合葬于洛阳县,并请好友欧阳修为亡父撰写墓志铭。欧阳修在《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中称许杨琪少丧父,事其母韩夫人,以孝闻。杨琪独好儒学,读书史,欧阳修称他为人材敏,谦谨沉厚,意恬如也。墓志铭明确记载杨弘信、杨业、杨重训至杨琪均为麟州人士。

《司马光巡边到麟州》

司马光,字君实,号迂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嘉祐二年春,司马光受庞籍之命,巡边麟州,与麟州知州武戡、通判夏倚讨论后向庞籍建议,在河西筑堡募民,开垦荒地,解决粮食问题,以防西夏人侵扰。

欧阳修上奏《请不弃麟州疏》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江西吉州永丰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世称欧阳文忠公。庆历年间西夏围攻麟州军情甚急,成为北宋王朝西北边患。坚守麟州的军需物资供应十分困难,因此朝廷发生了坚守麟州和弃守麟州的争议。为从长计议,朝廷命欧阳修亲临前线考察。欧阳修考察后认为:麟州城堡坚完,地形高峻,乃是天设之险,可守而不可攻。并上奏《请不弃麟州疏》,麟州因此才保留下来。

《严疆要塞麟州城》

唐开元十二年设置麟州,为州治所在地,领新秦治在今杨家城、连谷治在今黄羊城、银城治在今黄石头村三县。自古是军事要塞,城山一体,凭崖踞险,易守难攻,具有东控河朔、西藩榆阳、南翰关化、北当套鲁的军事意义。

《杨延昭随父征战》

杨延昭是北宋名将,从小跟随父亲杨重贵(杨业)在太原、代州等地生活。父亲是他的榜样,他从小就沉默寡言,喜武不喜文,最喜欢玩军阵打仗的游戏。杨重贵(杨业)常说:这孩子像我。每逢杨业征战必将杨延昭带在身侧。

《杨延昭遂城智败萧太后》

宋真宗咸平二年冬,辽国大军攻打保州境内,当时宋将杨延昭驻守遂城,萧太后亲自督战,势在必得。遂城城小无备,敌军攻打甚激。杨延昭一方面指挥宋军一次次打退敌军进攻,另一方面动员全城百姓连夜把水浇在城墙上,天气十分寒冷,整个城墙很快变为冰墙,坚滑不可登,辽军无法攻城,溃败而退。延昭趁机追袭,获其铠仗甚众,大获全胜。由此,杨延昭威震边关,名声大振。宋真宗十分高兴,说其治兵护塞有父风,深可嘉也。

《杨文广筚篥城大败西夏军》

杨文广字仲容为太尉杨业之孙、高阳关副都部署杨延昭的儿子。筚篥城是西夏侵略宋边境的重要关隘,当时宋朝西部边患常存,受西夏侵扰。宋英宗治平年间,西夏军侵扰秦凤路,杨文广奉命抵抗,在筚篥城大败西夏军,斩获甚众,名声大振。

《杨重训与折御勋觐见宋太祖》

开宝二年,宋太祖亲率大军北征,建宁军留后杨重训和代理府州知州永安军留后折御勋率军队渡河入山西作战,直取河曲、岢岚、岚州诸地,直抵太原城下应援。战后杨重训与折御勋在开封觐见了宋太祖。太祖嘉其来援,忠心可鉴,厚赏二人而归。

图片由神木市杨家城保护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提供


分享到: